汽车租赁,汽车租赁企业喜忧掺半

2019-11-20 00:18栏目:国内资讯
TAG:

许先生去上海出差,提前在神州租车租好了车子,到上海提车时却拿到一辆北京牌照的车,早晚高峰出行受到限行影响。 记者上午获悉,朝阳法院判决认定神州租车退还许先生部分租金246元。 2011年12月12日,许先生到上海出差,并提前通过神州租车官网预订了一辆轿车。当晚,许先生抵达上海,神州租车的人员却提供了一辆“京”字牌照的车。 根据上海市政府的规定,外地号牌的机动车早晚高峰限行。许先生当时就提出异议,但对方却不同意换车,“他们解释说上海牌照的车已经租完了。” 许先生回京后起诉神州租车。神州租车辩称,上海市的“限行”措施是不可抗拒的行政行为,车辆不能行驶的原因不能归责于该公司。 法院判决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通常交易习惯,应当认定许先生租赁车辆是为了在上海正常使用。神州租车作为专业的汽车租赁经营者,理应知晓当其提供的车辆并非上海本地车辆时,势必会对许先生产生这种影响。神州租车的抗辩没有依据。法院认为神州租车的行为违约,对许先生要求退还的相应部分租金予以支持。 来源:法制晚报2012/7/20

从去年开始,一直挑动着杭州车市神经的“限牌”传闻终于在今年3月25日尘埃落定,随着相关细则的出台,“限牌限行”为杭城生活所带来的影响也日渐明了。

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租车自驾游成为不少国人一种新的休闲方式。有关数据表明,全国约八成以上汽车租赁公司这一时段的出租率达到九成以上,出租总量较去年同比增加三成。

许先生去上海出差,提前在神州租车租好了车子,到上海提车时却拿到一辆北京牌照的车,早晚高峰出行受到限行影响。 记者上午获悉,朝阳法院判决认定神州租车退还许先生部分租金246元。 2011年12月12日,许先生到上海出差,并提前通过神州租车官网预订了一辆轿车。当晚,许先生抵达上海,神州租车的人员却提供了一辆“京”字牌照的车。 根据上海市政府的规定,外地号牌的机动车早晚高峰限行。许先生当时就提出异议,但对方却不同意换车,“他们解释说上海牌照的车已经租完了。” 许先生回京后起诉神州租车。神州租车辩称,上海市的“限行”措施是不可抗拒的行政行为,车辆不能行驶的原因不能归责于该公司。 法院判决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通常交易习惯,应当认定许先生租赁车辆是为了在上海正常使用。神州租车作为专业的汽车租赁经营者,理应知晓当其提供的车辆并非上海本地车辆时,势必会对许先生产生这种影响。神州租车的抗辩没有依据。法院认为神州租车的行为违约,对许先生要求退还的相应部分租金予以支持。 来源:法制晚报2012/7/20

自5月5日起,升级版的杭州市“错峰限行”正式实施。新措施将工作日早晚高峰的限行时段由原来的各一个半小时增加到两个小时;同时,对非浙A牌车辆在“错峰限行”区域范围和城市高架道路实施工作日早晚高峰全号段限行。

事实上,自去年年初国内汽车租赁业“蓬头”突起、高速发展以来,除了节假日市场,平日的租车行情也已启动,越来越多的个人消费者已经接受“以租代购”的消费观念。

“现在杭州限行,我为了办事方便就会在租车公司租辆本地车。”公司在江苏的王先生经常出差杭州,鉴于时常打不上车,他总会来杭后首先租辆车。限行、限牌、限外,“三限齐上”一方面限制了外地车的“来去自由”,另一方面却悄然催热了汽车租赁市场。

个人租车,办手续还算简便

“双限”捧热汽车租赁 行业龙头看好市场前景

首次首日租车半价优惠、超简手续、24小时租车服务、同城异店还车、异地异店还车……今年,各大汽车租赁企业加大了宣传力度,我们随时可以在广播、电视、报纸上关注到众多租车广告,甚至笔者小区的楼宇和电梯中,也能见到神州租车和一嗨租车的广告。那么,汽车租赁是否真的那么方便省钱?近日,笔者趁出差北京的机会,亲身体验了一把汽车租赁。

杭城升级版“错峰限行”实行近两周以来,尽管尚未有数据支持限行、限牌对汽车出租率的正面影响,但据记者了解,国信租车、神州租车等行业龙头企业纷纷表示看好“双限”过后的汽车租赁市场。

去北京前,笔者就在盘算,此次出差需要前往昌平一次,加上需要在市内移动,一天打车的费用将超过500元,何不尝试一下当下流行的租车。一般来讲,租车公司的预订方式有三种,网络预订、电话预订和门店预订。笔者采用的是网络预订方式,登陆神州租车官网,注册会员后点击“网上预定”,可以租赁的车辆涵盖目前市场上的主流车型,日租价格根据不同车型为100余元至1000余元,首次首日租车享受半价优惠。笔者选择了一款雪佛兰新乐风1.4升自动档车型,在首都机场提车和还车。由于笔者也是首次租车,一天的租车费用为69元。在网上预订完成之后,手机收到确认短信,告诉我车型、取车时间、地点及联系电话。

“杭州限行对本地汽车租赁市场势必是利好的。”浙江国信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总经理郑小坪告诉记者:“虽然最近公司租赁点业务量并没有大幅度增长,但对未来局势的发展我们很有信心。”

出差当天到达北京后,笔者直奔首都机场的神州租车服务点,出示身份证、驾照、信用卡,服务人员刷取了3000元的预授权,笔者在租车单上签字并检验车辆后,就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租车,整个过程约为20分钟,算是便捷的。取车时,服务人员还贴心地介绍了一些增值服务,如租借GPS导航仪 20元/天,租借儿童座椅35元/天。还车手续同样便捷,笔者驾车至机场门店后,服务人员检查车辆、结算租车费用及刷取信用卡1000元预授权即可,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回上海的航班上,据笔者计算,此次租车驾驶里程约为150公里,总费用包括69元租车费、30元保险费和100元油费,远低于打车费用。

作为一家经营发展了20年的老牌经营性汽车租赁公司,在面对杭州限行限牌这么一个节点时表示这是挑战更是机遇。“我们公司正在筹划进一步扩大在杭规模,重新布局浙江市场。”

神州租车有一套较为完备的条例,如租车一天里程限制为230公里,超额部分为1元/公里。客户租车过程有违章罚款,钱款将从还车时的1000元信用卡预授权直接扣除。客户还车时油量低于出车时油量,客户需按市场当期油价支付油量差价,并需另行支付50元加油代办费。消费者租车前即可从服务人员处详细获悉这些条例,避免还车时产生纠纷。

如今国信在杭州的汽车租赁点有两个,有近400多辆车为顾客提供服务。“但未来这远远不够,我们正在市区踩点,以后将会增设更多的服务点。”郑小坪表示除了杭州限牌限行推动了租车业务量的提增外,政府公车改革后,政府机关的会务租车订单也多了起来。“目前会务租车基本上是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一些用车刚需的企业单位,并且这类客户相对稳定。”

需要指出的是租车中的验车环节。验车是一个双方共同认定车况的过程,要看冷冻液、润滑油、制动液、电瓶和传动系统等部件是否有隐患。目前,国内多数消费者还很难分辨,车辆出现问题后,容易引起纠纷。笔者租车中,双方验车也都是走形式,出了问题很难界定究竟是谁的责任。因此,市场虽已启动,但有待规范之处仍旧不少。这就需要从业人员,市场启动,做好还需“金钥匙”

神州租车也同样表示看好杭州未来的市场,其北京总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将会在杭州热点商圈、旅游景点等增加服务网点。“神州租车现已在杭州地区设有35家服务网点,在租浙A牌照车辆接近2000辆,足够支持未来几年内的运营需求,因此限牌对杭州区域运营没有直接影响。”。

记得一年半前,路过位于邯郸路上的一家租车行,店家的玻璃窗上贴满了各类车辆租赁信息,密密麻麻,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房产中介。当笔者想进店了解行情时,却发现吃了“闭门羹”,虽已是工作时间,但店内仍空无一人。透过玻璃窗,发现店内除了一张高约1.2的柜台外,仅有几把椅子散落在店内各处。如此模样,至今印象深刻。

上牌难 小型汽车租赁公司愁发展

原以为这家租车行会这么“自生自灭”,但我错了。一年半来,租车市场行情启动后,这家租车行也焕发了生机。同样的地址,像换了家主。店门口,两个易拉宝展架上,挂上了巨幅的形象广告,玻璃窗晶莹通透,店内设施一览无余。除了原先的那个柜台外,几张休闲椅、小餐桌成为了这里的新成员。进入店内,店员第一时间用微笑向我打了个招呼。他们身着统一制服、站姿规范,并很快向我介绍起他们的租赁业务。很难想象,这还是原来的那家店。

然而在被众人看好的市场势态面前,也有不少汽车租赁公司遇上了难题,尤其是规模较小的租赁公司和融资性租赁公司。

汽车租赁市场的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涉足这个行业。竞争加剧的格局下,价格、产品种类和服务品质成为决定企业发展的三把“金钥匙”。这也是国内汽车租赁行业发展至今最大的变化。神州、一嗨以及许多区域性租车行,通过大规模采购车辆降低成本,从而拉低租车价格。时下,49元一天的“白菜价”已屡见不鲜,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在租赁产品方面,各家企业也煞费苦心。婚车车队、豪华跑车、高端商务车,这些都是近一年来租车行的新业务。多家租车行表示,他们之所以推出这些业务,全源于市场需求,而这些业务一经推出,市场效果也着实不错。

“自从杭州限行限牌后,我天天打电话给交通局了解公司车辆上牌问题。”南京民生优快租车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店长黄程告诉记者:“可是对方一直表示没有出台相关细则。”对此,黄程表示总公司非常担忧杭州市场的发展。

“目前我们在杭州配备的用于租赁的车辆全部都是浙A牌照的车,一共有40多辆。”黄程介绍说:“公司正在从江浙沪其他地区调回所有浙A牌照的车,把在杭的外地车再通通发回去。”

根据目前官方出台的《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暂行规定》中第五项“其他指标管理”中第三十六条规定“单位和个人需要办理使用性质为‘出租客运’小客车登记的,凭相关主管部门的证明和其他有关材料,可以直接申领其他指标。单位需要办理使用性质为‘教练’、‘旅游客运’、‘租赁’小客车登记的,申领其他指标的具体办法另行制定。”

这个“另行制定”让像优快租车这样的小型汽车租赁公司很焦急。益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细则一天不出,我们就一天不能吃定心丸,牌照问题将直接影响公司未来的生存发展问题。”

一家以“以租代购”为主要经营模式的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更是向记者抱怨道:“限牌一出,我们真的就要完蛋了,车是卖一辆少一辆。”据负责人透露公司里的用于出租的车辆全部是挂在老板名下的,“这下限牌令一出,公司生存发展实为堪忧。”

“以租代购”是融资性租赁公司的主要业务,杭州实行限牌后,不仅是对这些小型租赁公司造成冲击,一些大型融资性租赁企业也受到很大影响。浙江元通租赁有限公司是杭州目前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融资性租赁和经营性租赁相结合是元通的特色,然而面对“限牌令”,元通租赁的孙经理表示很无奈,限牌对其融资性租赁业务造成的影响非常大,未来公司业务或将尽可能向经营性业务转移。

省汽车租赁协会会长:市场或将重新洗牌

汽车租赁企业对“双限令”影响的不同表态反应了企业间不同的生存状态。对此,浙江省汽车租赁行业协会会长冯瑞林表示,杭州汽车租赁行业必将分化重组。“一方面,老百姓的用车需求是刚性的,限牌限制了其购车自由度,必有一部分需求将转向租赁,这对租赁市场尤其是拥有浙A牌照较多的公司来说是利好;另一方面,目前杭州汽车租赁市场尚不规范,将车辆登记在个人而非单位名下的租赁公司‘大有人在’,这部分企业将面临巨大冲击。”

据冯会长介绍,杭州市目前在工商局登记经营范围包含“汽车租赁”的单位有1000余家,其中包括4S店以及二手车商。但真正纳入备案的汽车租赁企业却只有200余家。杭州投入市场用于租赁的车辆共有一万多辆,但备案情况大约仅为2000辆。“这个数字差就表示市场上有很大一部分汽车是挂在经营者个人名下的,而现在限牌令一出,个人名下的车辆将无法转向单位,这对租赁企业影响很大。”

不过,尽管行业需求被看好,冯会长对供给方面却还有担忧。他告诉记者,在最初的《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暂行方案》草案中对于租赁企业的增量指标未做相关说明。“协会牵头开会讨论,并给政府、交通运输局打报告,后来在细则中增加了‘单位办理使用性质为租赁小客车登记的,申领其他指标的具体办法另行制定。’但还是没有明确具体数字。”

在冯会长看来,基于目前的市场规模,杭州汽车租赁业大约需要每年20%的车辆增长才能满足需求。“在国际上,租车行业是一个朝阳产业,杭州限制车牌会带来其需求的增长,但同时租赁公司的发展也受到了限制,这个度要把握好。”

版权声明:本文由18luck新利官网发布于国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汽车租赁,汽车租赁企业喜忧掺半